时间:00:21:42 来源:基础教育课程改革 作者:d.c.资讯交流网网 点击:86
{随机段子}

都彭男装

摩拜和ofo的2018年:80后套现离场,90后“跪着活下去”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80后的张旭豪卖掉了饿了么,胡玮炜卖掉了摩拜,成为80后新晋富豪。90后戴威拒绝被掌控,他和ofo今天已四面楚歌但仍在坚持。多年以后,他们会如何看待今天的选择?

    

    

    

    

    

      过去一周,四面楚歌的戴威不仅被媒体轮番报道,还收到了人生第一份“限制消费令”。

      90后的戴威“在痛苦和绝望中坚持”的同时,他曾经的老对手、90后眼中的“胡阿姨”——胡玮炜却在12月23日正式卸任摩拜CEO,不仅无债一身轻,还因卖掉摩拜套现巨额财富。

      胡玮炜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自己“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她的离开背后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最后她感谢了很多人,也感谢自己。

      这意味着,在被美团点评收购8个月后,摩拜的创始人胡玮炜正式离场——此前,在美团正式收购摩拜25天之后,原CEO王晓峰就选择了离开。

      所有的手续已在心照不宣中完成交接:11月27日,摩拜单车的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更,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前CEO王晓峰等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大股东,持有北京摩拜科技95%的股份,另外5%股份由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穆荣均持有。

      如果你还记得同样在今年4月初发生的另一起巨头收购案——饿了么以95亿美元被阿里巴巴集团全资收购后,毫无悬念地,创始团队同样在几个月时间里按部就班地淡出了饿了么。在10月12日饿了么与口碑合并后新成立的公司中,作风强硬著称的创始人张旭豪已经了无踪影。

      被巨头收购后,摩拜、饿了么也没能改写创始团队出局的惯例。而不愿被别人掌控方向的戴威最终也可能以ofo死掉的方式失去它。

      12月7日,坊间曾流出一份胡玮炜写给戴威的信件。这封名为《玮炜致戴威的一封信:那些花开》的信件虽然最后被官方证伪,却道出了年轻创始人们心底的无限唏嘘。

      张旭豪、胡玮炜、戴威,三人都曾攀上众人难及的高峰,但他们最终却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两个80后已经成功套现离场,只剩下戴威一个90后孤独坚守,负债累累,还要“跪着活下去”。

    

    

    

    

    

      1

      “一点小小的改变”

      当下的张旭豪或许更能够体会戴威的心境——饿了么同样是他大学在读阶段萌生并落地实施的创业想法。

      2008年的一天,上海交大在读研究生张旭豪和同学因为深夜打电话订不到餐,而决定自己开发一个网络订餐系统。项目启动时,只有张旭豪和他的同学康嘉,两个人包揽了从市场调研到送餐所有的活儿。

    

    

    

    

    

    

    图片来源:东方IC

    

      当时,张旭豪的出发点非常简单,他说:只是想让这个世界发生一点小小的改变。但最终他一点一滴把外卖这件小事做成了“了不起的大事”。

      张旭豪做饿了么是非常投入的。为了创业,他和康嘉选择休学一年。即便如此,饿了么仍旧差点中途夭折,两人还曾试图做煤炭生意“为饿了么另谋出路”,后来发现操作难度更大才重新回来做外卖。

      相较于张旭豪创业只是为了解决深夜“肚子饿”的出发点,戴威的起步无疑更具使命感。2013年,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本科毕业的戴威,跟随团中央支教团奔赴青海大通县东峡镇,在那里他做了一年数学老师,同年创立了支教团西部愿望教育促进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东峡镇地处偏远,往返小镇与县城的山路崎岖,每一次路程都令人疲惫不堪,一辆山地车变成解决交通问题的“钥匙”。支教结束后,戴威带着这个想法回到北京,开始与朋友启动一份“自行车的事业”。

      “我觉得骑行是一种最好的了解世界的方式。”戴威最初将ofo定位于一个深度定制化骑行旅游项目。但后来他发现,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景,或者说,它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需求。由此他得出结论:创业必须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此后他们转向共享单车业务,并有了自己的愿景:只连接车,不生产车。这就是ofo的由来。

      而相对于大学校园走出的创业者戴威和张旭豪,胡玮炜更像是一个“理想代言人”。

      胡玮炜毕业于浙江大学下设的城市学院新闻系——如同所有的新闻毕业生一样,她有新闻理想,她的偶像是意大利战地记者法拉奇。

      但现实是,做了十来年汽车记者的胡玮炜,却发现自己仍旧无法对手动档、百公里加速这样冷冰冰的技术概念产生一丁点兴趣。

      离开媒体后,胡玮炜创办了汽车新媒体“GeekCar”,那时候,她乐于让记者去挖掘名不见经传的创业者、对未来有好奇心的人。

      转折发生在2014年11月的一个晚上。胡玮炜牵线把汽车设计师陈腾蛟介绍给投资人李斌——此时尚未被冠以中国“出行教父”之名的李斌,对陈腾蛟要做的个人自行车项目不感兴趣,反而对随处能借、随处能还的共享单车更感兴趣。

      李斌的共享单车这个想法没能打动陈腾蛟,却打动了胡玮炜。于是李斌转向胡玮炜:“不如你去干吧。”胡玮炜答应了。

      对于胡玮炜而言,想法虽然不是自己原创的,但她非常认同,而她一向对自己认同的事抱以全部力量推动。在李斌的支持下,解决城市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的摩拜很快问世。

    

    

    

    

    

      2

      掌控力、爆烈与理想主义

      戴威、张旭豪、胡玮炜三位创始人的成长背景迥然不同。

      根据公开报道,1991年戴威出生于安徽宣城的戴威,家境优渥,父亲戴和根曾任中国中铁(601390,股吧)党委书记、总裁;在青藏铁路工程建设中曾任中铁四局青藏铁路工程指挥长;2017年7月起出任中国化学(601117,股吧)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公开报道称,戴威从小到大一直在群体里扮演领导者角色,从小学起便开始担任班长。2009年,18岁的戴威考入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更是先后担任光华管理学院学生会主席和北京大学学生会主席。

      此外,公开信息显示,戴威还曾任北京大学交响乐团单簧管首席,也曾任校团委宣传调研部理论骨干中心副秘书长,院团委组织部部长以及金和茶餐厅合伙人。

      聪明而克制、善于煽动情绪,说服力强是戴威给人的感觉。此外,戴威在足球场上踢中场位置,视C罗为偶像,或许这也从侧面体现出他是一个喜欢掌控全局、强调话语权的90后年轻人。

      本科毕业于同济大学,硕士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的85后学霸张旭豪则被称为“富三代”。他出身于商业世家:他的祖父张韶华在民国时期从白手起家到拥有五家工厂,成为上海滩的纽扣大王,在上海工商界颇有话语权;他的伯父是“轴承大王”,而父亲张志平则从事渔具生意。

      这使得张旭豪从小就在浓郁的商业氛围里耳濡目染,同时,父亲很注重培养张旭豪对金钱的理解力和掌控力。很多报道中引用过一些例子,包括大学期间张志平将几年的生活费十万元一次性打到了儿子银行卡里。这笔资金,据说张旭豪除了投资股票,一部分成了饿了么的启动资金。

      富养成长起来的张旭豪似乎并不像典型的上海人那样待人客气,在公开报道中,他脾气火爆、作风彪悍、崇尚极简主义——包括“极简”地解决问题——不拐弯抹角,简单粗暴、直奔主题。他旺盛的荷尔蒙,在饿了么公司的名字中也得到了体现。

      饿了么运营公司全名为“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梵文里,“拉扎斯”是“激情”和“信仰”的意思,这个名字是张旭豪的杰作。

      相较于前两者,胡玮炜在家世背景上似乎要低调很多。没有任何信息显示她来自背景显赫的家庭,只知道她1982年出生于中国浙江东阳,200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成为媒体人,创立摩拜前创立了极客汽车(GeekCar)。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胡玮炜曾在一篇自述中坦言,如果不是迫于现实,她只想做“广场上画画的闲散女青年,或者跟《天生杀人狂》里一样当一次夺命女贼”。对于做摩拜单车,她也曾在一次公开采访中表示,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了,这个观点也一度引发诸多争议。

      值得一提的是三个人的星座,在公开报道中胡玮炜是双鱼座,戴威是双子座,张旭豪则是白羊座。

    

    

    

    

    

      3

      卖与不卖

      三个创业初心类似,背景不同的创始人,在各自的战场上都曾要坚持独立发展。

      2016年共享单车市场硝烟四起,但摩拜与ofo谁都没服谁。在各自升级战略战术、攻城略地的同时,还不忘时常彼此打趣。即便2017年3月便开始传出二者合并的消息,双方都坚决否认。

      更早之前,2016年岁末就有滴滴要将ofo卖给摩拜的消息。报道称,彼时,戴威明确拒绝了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的建议。

      同样,张旭豪曾为对抗美团外卖而只愿意接受大众点评的战略性投资。面对体量庞大、战斗力爆棚的对手,张旭豪选择不惜成本对抗。与之相熟者皆表示,生性好斗的张旭豪更愿意自己掌控饿了么的命运。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公开报道称,饿了么早期投资人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曾问张旭豪最终想要什么,张旭豪的回复是:“

      老子就想着独立发展,最终有一天能去敲钟、能去上市,能把这个事情做到中国第一。”

      即便是在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面对饿了么和美团外卖合并之后成立一家新公司的可能性,张旭豪仍旧坚持“如果是我们来主导这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很排斥的。但如果是对方来主导,我们是比较排斥的。”

      相比之下,胡玮炜则表现的更加温和。对内,她既能接受作为摩拜的创始人、CEO存在,也能接受董事长李斌调整摩拜管理层,引入CEO王晓峰的决定,并与作风强势的王晓峰合作。

      对外,她有做事的理想主义情怀,但似乎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控制欲。

      拐点发生在势均力敌的局面失衡之时。此时,三个创业青年基于不同的立场与考量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在拒绝程维将ofo卖给摩拜的提议后,戴威选择了向阿里巴巴投诚,以图牵制滴滴。与此同时,戴威也在试图将腾讯引入战局以制衡阿里——2017年9月22日,ofo上线微信小程序。然而,这引发了阿里巴巴震怒。2017年底,戴威又因强势驱逐滴滴系高管与滴滴公开决裂。2018年初,滴滴将小蓝单车纳入旗下,戴威一步步失去筹码。

      戴威显然是拒绝妥协的。在去年底面对投资人朱啸虎公开呼吁ofo、摩拜合并时,戴威不留情面地公开回应:

      非常感谢资本,但也希望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一位ofo前高管曾透露,戴威从骨子里,只要是能让他走到终局的,他一切都能接受;

      但是有一点他不能接受,他不能接受方向被别人把控。

      同样强调独立性、控制权的张旭豪,在饿了么后期却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克制与冷静。《财经》(博客,微博)在一篇报道中写道:2018年春节,张旭豪约合伙人吃了一顿晚餐,把要卖公司的决定告诉他们。饭桌上平静异常。——这与张旭豪的性格反差之大,以至于令人感到在公司并购案中显得“反而不同寻常”。

      报道称,张旭豪决定卖掉饿了么,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权衡,他帮助团队每个人分析了关乎未来的各种可能性,最后选择了“最优解”。

      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宣布,将联合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收购完成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将出任饿了么CEO。张旭豪出任饿了么董事长,并兼任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

      4个月后的8月2日,饿了么(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更新了股权信息。企查查显示,这次变更后,饿了么原股东邓高潮、张旭豪、汪渊、康嘉等退出,新任股东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100%控股。

      张旭豪在公开信中表示,藉着这笔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规模收购,饿了么也正式成为“超级独角兽”。他承认自己在管理上的短板,也不再执著于亲手敲钟上市。始于10年前的“交大宿舍创业”至此谢幕。

      张旭豪无疑对饿了么在行业的处境理解得更加透彻。“饿了么创立10年,最艰难的就是过去三年。”在饿了么全资出售后首次回到母校上海交大的对话中,他如此表示。实际上那三年正是饿了么与美团外卖激战、大众点评倒戈以及阿里巴巴由财务投资变为战略控股的三年。

      与饿了么被全资收购几乎前后脚,4月4日上午,美团CEO王兴发布内部信,正式宣布全资收购摩拜,并表示摩拜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王兴在内部信中表示,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

      仅仅数日后,摩拜原CEO王晓峰选择离开,那之后胡玮炜又接过了摩拜CEO一职。在美团收购摩拜后的8个月里,胡玮炜鲜有对外发声。即便在终于离开之时,胡玮炜写给员工的内部信中仍旧坚称:

      没有“宫斗”,没有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她说自己只是“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

      “资本给予的,资本也会拿走。”创业热情之外,胡玮炜似乎对资本保持着理性。

      上述ofo前高管称,戴威曾经激励自己说,阿里曾经被雅虎发出过收购要约,Facebook也曾经差点卖掉,所以,他觉得他只要有最后一口气,也许就能把握下一个机会。

      12月19日,在遭遇用户信任危机蜂拥退押之际,戴威仍在发给员工的内容信中“告诉自己,也告诉每一位ofo人,活着才有希望,再大的压力我们也要扛着,再大的困难我们也要想办法克服。”

      “看上去,摩拜一定不是胡玮炜的全部,ofo却一定是戴威的青春和命。”商业人物张友红在《2018年,我在一辆单车上看到王侯将相》一文中如此描述二者对待创业的不同。

    

    

    

    

    

      4

      红与黑

      在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的微信签名里,ofo和饿了么都曾是他的代表作,也曾是他多次摇旗呐喊的明星项目。但目前来看,他对戴威和张旭豪的评价却大相径庭。

      朱啸虎有着“独角兽猎手”之称。在移动出行领域,他曾因押准滴滴与ofo两只独角兽公司而声名鹊起。早前,朱啸虎曾预测“3个月结束共享单车战斗”,去年6月他又与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就ofo与摩拜单车用户活跃度隔空互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然而2017年12月,朱啸虎开始公开呼吁ofo和摩拜合并,“唯有两家合并才能盈利”,至于“谁合并谁,并不重要”。在戴威公开回绝后,朱啸虎与戴威关系破裂,并最终在今年初清空ofo的股份。

      朱啸虎曾在2016年1月领投ofo的A轮融资,并在2016年9月跟投了ofo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至2017年7月,ofo完成最新一轮7亿美金投资。据ofo内部人士称,朱啸虎在ofo上的回报不低于10倍。

      朱啸虎速战速决的投资风格尤其是在ofo一战中的表现,最终为其招来不少骂声——在这一刻,职业投资人理当为自己及LP赚到收益的商业逻辑被那些愤怒的情绪忽略了。

      朱啸虎同样是饿了么的早期投资人。在饿了么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后,朱啸虎也成为大赢家——在公开报道中,他与作风彪悍的张旭豪并无不睦,还曾公开赞赏张很有创业天分。

      去年朱啸虎曾因“坚决不投60后”的言论被吵的沸沸扬扬。不过据上述ofo前高管表示,在朱啸虎身陷舆论弱势时,戴威曾在内部下过一个要求—“我们要感谢过去的投资人,要支持他。”

      “杯酒释兵权”后的张旭豪开始转向学习新的知识,甚至回到母校上海交大为学弟学妹们做创业报告。

      在《财经》杂志的一篇报道结尾中,张旭豪的一位朋友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在饿了么收购结束后的一个老友聚会上,大家玩骰子,输了就喝酒。张的朋友带一组人,张自己带一组。结果早早就回家睡觉的老友一早醒来看到张旭豪在凌晨4点半发来微信:“饿了么团队大获全胜!!!”

      胡玮炜在充满深情的告别信中则表示,她仍旧认为出行行业的变革仅仅是一个萌芽阶段,未来还大有可为。“所以我仍然会在这个领域里面,投入我的时间和精力去创业,这本来就是一个缓慢,需要耐心的领域”。

      张旭豪、胡玮炜已经结束了上一段旅程,只有戴威还在坚持。有人说,在中国年轻人中,只有90后这一代才是真正开始为自己活着。不知多年以后,三人回想起曾经这段经历,如何看待他们今天的选择。  编辑|王嘉琦

    

    

    

    

    

    本文转自:全天候科技作者:宋家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当前文章:http://www.top-1st.com/frj7/291895-257431-58287.html

发布时间:00:25:33

广州设计公司  工业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广州产品设计  万彩吧  易用设计  万彩吧  万彩吧  万彩吧  万彩吧  工业设计  

{相关文章}

PG一能翻过来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X博士(ID:doctorx666),作者:R级风。你们还记得PG One吗?去年夏天,他算是如日中天。没过几个月,PG One走向凉凉。就像到了寒冬,那些梳着脏辫的女孩已经消失在了街头。我们迅速清零了记忆。而如今,已经被官方认证赛博死人的PG One,我却意外发现了他的踪影。一、祸起萧墙2017年,23岁的PG One参加了爱奇艺的节目《中国有嘻哈》,和选手GAI一起获得全国总决赛冠军。突如其来的巨大名利让PG One这个平凡青年目眩神迷。△ 少年PG One之烦恼但好景不长,PG One的一些作品从问世起就不断遭到质疑,德不配位导致黑料频发。据不完全统计,PG One成名后在以下方面做出了巨大努力:1. 侮辱死者败坏路人缘;2. 碰瓷万磁王遭品牌商遗弃;3. 和Gai撕逼掀起粉丝骂战;4. 自称原创的《英雄归来》被指证抄袭;5. 陌陌重庆二手房买卖_雨幡洞云网哈草事件;6. 与摩登天空解约事件;7. 夜宿门。这一系列事件都在蚕食着PG One刚巩固起来的粉丝王国。但最重的一锤还是来自PG One自己憋的大招。2018年1月4日,PG One的歌曲《圣诞夜》被全网封杀,虽然他迅速甩锅黑人嘻哈文化。但已然是困兽犹斗,强弩之末。至此PG One的名字完美地和凉凉画上了等号。△ 比赛时还和2pac,biggie一口一个homie,一出事就把人家给卖了二、一路败北出道时间虽不长,但PG One却不遗余力地作了最大的死。据统计,他或许是我们见过的第一个得罪了那么多品牌的艺人。2017年碰瓷万磁王被迪士尼直接开怼,雅诗兰黛和麦当劳见势不妙,火速终结了和他的合作;为《蜘蛛侠:英雄归来》创作的嘻哈单曲《英雄归来》。结果这歌被认定抄袭,PG One这下又得罪了索尼。联合OPPO手机,推出嘻哈单曲《OPPO FLOW》。但两个月后,PG One遭到封杀。OPPO手机迅速撤下广告。艺人被挖出负面新闻遭到封杀的事在我国不止一例。如黄海波、张默、房祖名等,他们有背景有资源,被爆出负面新闻后尚且成了赛博死人。而PG One不仅没背景,还作得一手好死,拥有一帮品牌仇人和同行敌人,在群众眼里已经和会行走的植物人无异。我曾经见过一个新闻,说被封杀后PG One坐高铁回西安,神情落寞。还有人说他打算回家当理发师了,everyone都觉得他不行了。但是我们都低估了他的意志力和对生存的渴望。出乎所有人的预料,PG One不仅没有入土为安,还在坍塌的高墙下反复地做着引体向上,继续他的嘻哈之路。三、四月攻势2018年4月,被封杀三个月后,PG One看风头已过,便小荷露出尖尖角,发了条千字长文的微博。这篇长微博中心思想就一句话:经得起多大的赞美,就受得住多深的诋毁,我PG One以后会用实力说话,把中文说唱推向世界!文末附赠的视频中,PG One敞开心扉,讲述了自己未成名前的种种辛酸往事:父母不合阴影深,校园暴力逼我混,生意失败我心凄惶。这种自我宣言式的回忆录令人想起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让我们体会到水是有源的,树是有根的,一个少年一脚踏空都是有原因的。△ 叛逆青年小四在视频里,他连续说了三遍“我心本善”。可惜有好事网友把PG One难得的真情流露说成是新时代的哭腔说唱,称他开创了说唱流派的先河。与此同时,PG One粉丝也从田间地头冒了出来,响应这次攻势。这篇微博的转发数量一度超过80万,眼看PG One就要重登光明顶,当代弥赛亚死而复生,睥睨天下流量群雄。结果如何?这条试水微博在发布五小时后便被删除,不仅如此,连带PG One工作室的微博也被清洗一空。从80万到0只用了五个小时,透心凉。但是这次小失败并没有熄灭PG One之野望。反而,他吸取这次高调复出的失败经验,转向了一条地下复兴之路。△ →↓→↓A四、战略转移+神秘主义阵营四月攻势失败后,PG One反省了他的盲动主义。痛定思痛,决定转移根据地。首先,他放弃了微博实名复活的战略意图,转下地下匿名传播,文体两开花。文,指的是PG One的微信公众号。PG One的公号从诞生就充满了神秘色彩。6月24日,PG One在微博小号上发布了一条微博,并在评论中自评“快乐密码”—MSYKGZHL,翻译过来就是“马上要开公众号了”的意思。△ 没错,他的小号叫做一个莫名其妙的咕噜。我也不知道粉丝怎么能把这段密码解读出来的。仿佛生怕别人找到自己一样,PG One给自己的公号取了一个看似乱码的名字:D1NOVO,这个名字和他本身没有任何联系,你也很难从中看出什么门道。但粉丝们却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光亮,源源不断赶来为PG One抱团取暖。△ denovo:重生2018年7月3号凌晨1点,PG One的公号深夜出击了一条语音,说自己依然保持最佳状态,官司原因导致作品无法公开发行,以后这个公号就是自己的秘密基地。整个公号处处体现了神秘化运营。不久,D1NOVO又释出一张照片。一个神秘男人戴上面罩,跟共济会似的,神秘。△ 神秘男子,在线说唱直到9月24日,PG One终于露出真身。这次复出试探严格遵守了麦克卢汉的传播学理论:先发音频后发图,听觉视觉两不误。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效果。△ 麦克卢汉:小P,你是不是偷着看我的书了你不得不特别佩服PG One的公号运营能力。一个半路出家的业余人士居然把公号做得如此牛逼,前所未见,闻所未闻,堪称新媒体届一个举世无双的奇迹。PG One的公众号文章多为一段音频,或者就是几句简单的话。从七月份到现在总共才发了14篇文章。但是你知道有多火吗?仅点赞数量都几乎篇篇十万+,文章阅读量最少都是30万起步。△ PG One账号八月份阅读量与点赞量,这个数据让多少新媒体从业者自惭形秽? 图源自PG One的微信公众号为什么他能这么牛逼,这么火?因为他有一大批不离不弃的地下死忠粉。而且pgone同志已经意识到单靠插科打诨,花边新闻无法取得革命的胜利,于是以公众号为根据地打起了游击。定期发布的新歌不再以卖惨为主,而是逐渐找准了自己的风格定位,律动的电子节拍配上终于不用消音的歌词,竟然有种让人想抖腿的冲动。除了发布新歌,PG One还机智地在公号导航栏设置入口为淘宝店铺引流。一号三雕,谁可匹敌?五、商业巨子计划著名哲学家蒋天养说过:办大事需要三个条件,银子,银子和银子。没错,要想复活最重要的力量就是经费要充足。但是前文已说,PG One得罪了众多品牌商,很难再有经济来源。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思考模式,在B端扎不来钱的PG One开始寻求在C端盈利。再次大获成功。怎么来钱?淘宝卖衣服就完事了。但是卖衣服并不是你想卖就能卖。仔细研究这张图你就发现了,PG One很擅长饥饿营销,图中的LOGO全被P去,让人产生无尽的联想。但又在右下角看似不经意露出衣服品牌,Dee Van。2018年8月14号,公号发送了一篇文章:Dee Van主理人特邀问答。看似云淡风轻,实则透露了一个核心机密:我开了一个淘宝店,预售仅两天。瞬间,海量粉丝以及好事者涌入他的淘宝店。卖的都是一些帽衫,T恤之类的基础款衣服。棒球帽288元、夏季T恤268元、秋季帽衫480元。价格并非顶级,设计也中规中矩。但是卖得怎样呢?在开启预售后的半小时内,交易总额突破260万元。对于粉丝而言,她们买的绝不是衣服,而是那份证明自己不离不弃守护PG One的真心。△ 6700多条评价全是好评△ 有人在评论里面写散文△ 粉丝为PG One争风吃醋无论是公众号还是淘宝店,PG One一切运营都需要一个完整的团队,这些都需要钱。通过这次卖衣服,一次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有了银子,一切都好说。就可以做一些非营利的项目了。称呼PG One为一句商业鬼才,不过分吧。六、一个不便透露姓名的地下爱国青年筹成都夏令营_决策系统网集完军费之后,PG One真正开始对自己的个人形象开始战略改造。那场浩大的封杀也让PG One辨明了潮水的方向,他清楚封杀自己的主要力量来自何方,也明白今后该如何夺回失地决定从一个口不择言的rapper,变成一个紧跟时事的正能量青年。而且,从2018年十月底开始,PG One根据历史进程和国际局势,进行正能量说唱评论。第一战,就是diss辱华品牌D&G。2018年11月22号,PG One在公号发出了一首新歌,《NOT ME淘宝避孕套_学历教育网网》。歌词尽显龙的传人本色。△ NOT ME歌词节选第二战,提马迎战Rap Devil辱华事件,化身说唱赵子龙。2018年12月18日,PG One再接再厉,公号推出新单曲,《复读机REPEATER》。 Beat的是MGK有辱华行为的Rap Devil。REPEATER歌词节选有人笑称他是一个说唱时事评论员人设。PG One试图通过这些歌曲力证自己思想先进,让爱国形象深入人心。如今PG One的大号依然有387万粉丝,其微博却仅剩十余条动态。但这十余条微博发挥了重大作用,默默地坚挺在主页,无言地诉说着账号主人的爱国情怀。很快,不少人将PG One的两个爱国杰作发至YouTube的平台上,形成一股扬我国威的浩荡声势。站得稳,说得正。PG One现在吐字字正腔圆,纵观西海岸还是东海岸,亚洲还是西方,他的确做到了思想的巨大洗礼。总结客观评论,PG One的求生之路充满毅力。张默、房祖名这些艺人爆出丑闻后,因有丰厚的家底依然衣食无忧,而PG One家境不如前面二位,出了丑闻一切归零,只能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挥着触角继续狂奔。人民群众既健忘又念旧,今年的《中国有嘻哈》全面扑街之际,已经有人开始怀念去年PG One和Gai世纪交锋的盛况。而转入地下工作的PG One在爱国敬业的号召下,新歌也受到了一些好评。△ 虎扑JR对pgone的认可和怜惜有人说,这小伙儿挺拼的。正能量正得发出太阳般耀眼的光芒,我都想戴上墨镜去看他。也有人说他是在棺材里仰卧起坐罢了,最终会憋在棺材里。而这一切,只过了一年。关于他的复出结荆楚理工学院怎么样_晓风之舞网果如何,这一切,我们拭目以待吧。你觉得呢?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X博士(ID:doctorx666),作者:R级风。

    

    

     *文章为作者独吉林专升本成绩查询_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网立观点,不代表网立场

     本文由 X博士 授权

     网 发表,并经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nbs北墅监狱_p88网p;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App 猛嗅创新!

本文标签: 藤野先生教学设计 女烈受刑视频 颁奖典礼主持稿

回到顶部
https://4l.cc/articlelist-364.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53.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49.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42.htmlhttps://4l.cc/article-45174.htmlhttps://f49.in/article-45174.htmlhttps://f49.in/article-45180.htmlhttps://f49.in/article-45184.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30-0.html?action=class&getTotal=22https://f49.in/article-427.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40.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31.htmlhttps://55t.cc/article-92.htmlhttps://55t.cc/article-101.htmlhttps://55t.cc/article-67.htmlhttps://55t.cc/article-3491.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82.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51.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42.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07.htmlhttps://www.c8.cn/ylsj/tjkl10.htmlhttps://www.c8.cn/ylsj/pk10.htmlhttps://www.c8.cn/zst/dlt/hqcw.htmlhttps://www.c8.cn/zst/dlt/hqjo.htmlhttps://www.c8.cn/zst/dlt/joyl.htmlhttps://www.c8.cn/zst/dlt/ylzs.htmlhttps://www.c8.cn/zst/dlt/sqzs.htmlhttps://www.c8.cn/zst/qlc/chuwuzs.htmlhttps://www.c8.cn/zst/pl3/dzbbzbzs.htmlhttps://www.c8.cn/zst/6cai/ymzs.htmlhttps://www.c8.cn/zst/qxc/jofx.htmlhttps://www.c8.cn/zst/qxc/chtz.htmlhttps://www.c8.cn/zst/ssq/sslh.htmlhttps://www.c8.cn/zst/ssq/lqely.htmlhttps://www.c8.cn/zst/3d/chtz.htmlhttps://www.c8.cn/zst/lnkl12/sihdw.htmlhttps://www.c8.cn/zst/cqssc/qsxt.htmlhttps://www.c8.cn/zst/jsk3/lmcl.htmlhttps://www.c8.cn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7-2-24/497.htmlhttp://www.easeid.cn/content/?320.htmlhttp://www.easeid.cn/content/?314.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5-20/225.html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7-5-8/543.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64.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55.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49.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07.htmlhttps://www.c8.cn/zst/dlt/ylzs.htmlhttps://www.c8.cn/zst/qlc/chuwuzs.html